周顗,字伯仁,少有重名 阅读答案(2012辽宁高考试题)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8-05 16:01   232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周顗,字伯仁,少有重名,神彩秀彻。司徒掾同郡贲嵩有清操,见顗,叹曰:汝颍固多奇士!自顷雅道陵迟,今复见周伯仁,将振起旧风,清我邦族矣。从弟穆亦有美誉,欲陵折顗,顗陶然弗与之校,于是人士益宗附之。弱冠,袭父爵武城侯。中兴建,位至吏部尚书。顷之,以醉酒,复坐门生斫伤人,免官。太兴初,更拜太子少傅,尚书如故。顗上疏让曰:臣退自循省,学不通一经,智不效一官,止足良难,未能守分,遂忝显任,名位过量。固辞不受。帝诏不许。

庾亮尝谓顗曰:诸人咸以君方乐广对曰:何乃刻画无盐,唐突西施也。帝宴群公,酒酣,从容曰:今日名臣共集,何如尧舜时邪?顗因醉厉声曰:今虽同人主,何得复比圣世!帝大怒而起,手诏付廷尉,将加戮,累日方赦之。后因酒过为有司所纠,帝亮其情,亦未加黜责。

顗宽裕友爱。弟嵩尝醉谓顗曰:君才不及弟,何乃横得重名!以燃烛投之。顗神色无忤,徐曰:阿奴火攻,固出下策耳。王导甚重之。顗尝于导坐傲然啸咏,导云:卿欲希嵇、阮邪?顗曰:何敢近舍明公,远希嵇、阮。

及王敦构逆、温峤谓顗曰:大将军此举似有所在,当无滥邪?曰:君少未更事,人主非尧舜,何能无失,人臣岂可举兵胁主!共相推戴,未能数年,一旦如此,岂云非乱乎!彼狼抗无上,其意宁有限邪!既而王师败绩,顗奉诏诣敦,敦曰:卿负我!顗曰:公戎车犯顺,下官亲率六军,不能其事,使王旅奔败,以此负公。敦惮其辞正,不知所答。帝召顗,谓之曰:近日大事,二宫无恙,诸人平安,大将军故副所望邪?顗曰:二宫自如明诏,于臣等故未可知。或劝其避敦,敦曰:吾备位大臣,朝廷丧败,宁可复草间求活,外投胡越邪!俄而被收,经太庙,大言詈贼不绝,祈速杀敦。语未终,收人以戟伤其口,血流至踵,颜色不变,容止自若,观者皆为流涕。遂遇害,时年五十四。

(摘编自《晋书·列传第三十九》)

【注】 顗:多用于人名。 乐广:晋贤士,《晋书》云其名重于时

 

1.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 自顷雅道陵迟 陵迟:衰落。

B. 门生斫伤人 坐:因……犯罪。

C. 诸人咸以君乐广 方:比拟。

D. 何乃得重名 横:强行

 

2.以下各组句子中,能够体现周顗性格同一侧面的一组是()(3分)

A.学不通一经,智不效一官

二宫自如明诏,于臣等故未可知

B.何乃刻画无盐,唐突西施也

何敢近舍明公,远希嵇、阮

C.阿奴火攻,固出下策耳

不能其事,使王旅奔败

D.顗尝于导坐傲然啸咏

宁可复草间求活,外投胡越邪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 周顗当时以雅望获海内盛名,文中贲嵩和庾亮的话都表现了这一点。其中贲嵩认为周顗能够使国家风气清正。

B. 文中周顗在不同场合中两次以尧舜比况皇帝,对皇帝进行批评,表现了周顗虽身处官场却敢于直言的性格。

C. 周顗奉诏去见王敦时,王敦认为周顗辜负了自己,这主要是王敦举兵犯上时,周顗曾亲自率军与他对抗。

D. 王敦构逆,周顗审时度势,深知自己身处险境。周顗被捕后,在经过太庙时,痛骂奸逆,触怒王敦,招来杀身之祸。

 

4.把文中画线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从弟穆亦有美誉,欲陵折顗,顗陶然弗与之校,于是人士益宗附之。

后因酒过为有司所纠,帝亮其情,亦未加黜责。

 

 

参考答案:

1.【答案】D

【解析】考查理解常见文言实词在文中的意义的能力。需要结合原文语言环境来推断词语的含义和用法。ABC三项符合均符合原文意思;D解释为强行在文中讲不通,在本句中应该解释为意外的,不寻常的。本题的误区在于考生对文言实词的把握过于僵化,不能和语言环境结合起来理解,而误认为D项正确。

2.【答案】B

【解析】本题考查分析文中的信息的能力。要看清题目要求,一词一句地琢磨。B都体现了周顗的率性自然。A第一句体现周顗的谦虚,第二句流露了对皇帝不能诛杀王敦的不满。C第一句体现了周顗的宽容,第二句体现了他的忠诚。D第一句体现周顗的率性自然,第二句体现他的忠诚。

3.【答案】B

【解析】考查筛选文中的信息”“归纳内容要点的能力。此题四个选项分别概括原文语段的某个要点,考试需对照选项与原文,概括分析比较,找出概括不准确的的地方得出答案。此类试题常错在个别词句的理解上。B项中,并非两次都对皇帝进行批评,第一次是批评,第二次是为皇帝的过失开脱。本题误区在于对原有信息没有仔细的推敲与揣摩。

4.【答案】(1)堂弟周穆也有美好的声誉,想压倒周顗,周顗态度和悦,不与他计较,于是人们更加尊崇依附周顗。(2)后来周顗因为醉酒的过失被官吏检举,皇帝谅解他的情况,也没有对他贬斥责罚。

【解析】考查翻译并理解文中句子的能力。译准实词;注意特殊句式;注意增补成分;注意词类活用。(1)从:表示叔伯关系。折:压倒。校:动词,计较。宗:尊崇。译出大意给2分;”“”“三处,每译对一处给1分。(2)为有司所纠:被动句。纠:检举。亮:通,谅解。黜:贬斥。译出大意给2分;”“”“三处,每译对一处给1分。

【附参考译文】

周顗字伯仁,年少时就有威重的名声,神采飞扬。司徒掾贲嵩有高尚的节操,见到周顗,赞叹说:汝颍本来就多奇特的士子啊!自顷雅以来道德衰落,现今又见到周伯仁了,他将振起古风,清平我们的邦族了。周顗的堂弟周穆也有美好的声誉,想压倒周顗,周顗态度和悦,不与他计较,于是人们更加尊崇依附周顗。二十岁的时候,周顗世袭了父亲的爵位武城侯。中兴建立,官位吏部尚书。不久,因为醉酒,又因为门生砍伤人而犯罪,被免除官职。太兴初年,又授职太子少傅,依旧担任尚书。周顗上疏辞让说:我退而省察自身,学问不能通一经,才智不足授予一官,知止知足的确很难,不能安守本分,于是忝列显要的职位,名位超过气量。坚决推辞不接受。皇帝下诏不允许。

庾亮曾经对周顗说:诸人都把您比拟为乐广。周顗回答说:怎能刻画无盐女,来唐突西施呢。皇帝设宴款待群公,饮酒至酣畅时,舒缓地说道:今天各位名臣共同集会,和尧舜时比怎么样呢?周顗因醉酒厉声说道:现在虽然您同尧舜一样是人主,但是怎么能比得了尧舜时的盛世呢。!皇帝大怒,亲手写诏交给廷尉,将要杀害他,关押了多天才赦放他。后来周顗因为醉酒的过失被官吏检举,皇帝谅解他的情况,也没有对他贬斥责罚。

周顗待人宽容友爱。弟弟周嵩曾经醉酒后对周顗说:您的才能不及我,怎能意外得到重名!用燃烧的蜡烛投掷他。周顗神色没有变化,徐徐说:阿奴用火攻击,本来就是下策罢了。王导非常器重周顗。周顗曾经在王导的座位上傲然啸咏,王导说:您要想效仿嵇康、阮籍吗?周顗说:怎敢就近舍您,而远效仿嵇康、阮籍?

等到王敦谋划叛逆,温峤对周顗说:大将军的这种举动似有所在,应当没有失实吧?周顗说:您年少没有经历事情。人主不是尧舜,怎能没有过失,臣子怎可举兵威胁主上!共同推重拥戴,不能数年,一旦像这样,怎能说不是叛乱呢!王敦傲慢(心中)没有主上,他的意愿怎能有满足呢!不久王敦的军队败了,周顗奉诏书到王敦那里去,王敦说:你辜负了我!周顗说:您兵车冒犯和顺,我亲率六军,不能不做事情,让天子的军队打败仗,因为这辜负了您。王敦忌惮他的言辞正当,不知如何回答。皇帝召见周顗,对他说:近日发生的大事,宫内宫外都没有受害,诸人都平安,大将军还符合众人所望吗?周顗说:宫内宫外自然如英明的诏示,对于臣子等还是没有什么可知道的。有人劝周顗躲避王敦,周顗说:我位列大臣,朝廷风纪沦丧,怎可再到民间求生存,向外投靠胡越之族呢!不久周顗被拘捕,经过太庙,大声厉骂贼人不绝,请求快速诛杀王敦。话还未说完,看押的人用戟击伤了他的嘴,血流到脚,周顗脸色不变,举止自若,观看的人都为他流泪。于是遇害,时年五十四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