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兴,字君陵,光武皇后同母弟也 阅读答案(2012山东高考试题)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8-21 18:01   202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阴兴,字君陵,光武皇后同母弟也。建武二年,为黄门侍郎,典将武骑,从征伐,平定郡国。兴每从出入,常操持小盖,障翳风雨,躬履涂泥,率先期门。光武所幸之处,辄先入清宫,甚见亲信。与同郡张宗、上谷鲜于裒不相好,知其有用,犹称所长而达之;友人张汜、杜禽与兴厚善,以为华而少实,但私之以财,终不为言。是以世称其忠平。

九年,迁侍中,赐爵关内侯。帝后召兴,欲封之,置印绶于前,兴固让曰:臣未有先登陷阵之功,而一家数人并蒙爵士,诚为盈溢。臣蒙陛下、贵人恩泽至厚,富贵已极,不可复加,至诚不愿。帝嘉兴之让,不夺其志。贵人问其故,兴曰:贵人不读书记邪?亢龙有悔,夫外戚家苦不知谦退,嫁女欲配侯王,取妇眄睨公主,愚心实不安也。富贵有极,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贵人感其言,深自降挹,卒不为宗亲求位。十九年,拜卫尉,亦辅导皇太子。二十年夏,帝风眩疾甚,后以兴领侍中,受顾命于云台广室。会疾廖,召见兴,欲以代吴汉为大司马。兴叩头流涕,固让曰:臣不敢惜身,诚亏损圣德,不可苟冒。至诚发中,感动左右,帝遂听之。

二十三年,卒,时年三十九。兴素与从兄嵩不相能,然敬其威重。兴疾病,帝亲临,问以政事及群臣能不。兴顿首曰:臣愚,不足以知之。然伏见议郎席广、谒者阴嵩,并经行明深,逾于公卿。兴没后,帝思其言,遂擢广为光禄勋,嵩为中郎将。嵩监羽林十余年,以谨敕见幸。明帝即位,拜长乐卫尉,迁执金吾。

明帝永平元年诏曰:故侍中卫尉关内侯兴,典领禁兵,从平天下,当以军功显受封爵,又诸舅比例,应蒙恩泽,兴皆固让,安乎里巷。辅导朕躬,有周昌之直;在家仁孝,有曾、闵之行。不幸早卒,朕甚伤之。贤者子孙,宜加优异。封兴子庆为鲖阳侯,庆弟博为氵隐强侯。庆卒,子琴嗣。琴卒,子万全嗣。万全卒,子桂嗣。

(节选自《后汉书阴兴传》,有删改)

[]贵人:即光武皇后,明帝生母。

 

1、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履涂泥,率先期门躬:弯腰

B.犹所长而达之 称:称赞

C. 兴叩头流涕,让曰固:坚决

D. 兴素与从兄嵩不相 能:和睦

 

2.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以为华少实           我腾跃

B.卒不宗亲求位          击破沛公军

C.欲代吴汉为大司马        但刘日薄西山

D.兴皆固让,安里巷        其闻道也固先

 

3.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都直接体现阴兴美德的一组是

兴每从出入,常操持小盖,障翳风雨 是以世称其忠平

富贵已极,不可复加,至诚不愿 人当知足,夸奢益为观听所讥

臣不敢惜身,诚亏损圣德,不可苟冒 应蒙恩泽,兴皆固让,安乎里巷

A①③⑤ B①④⑥ C. ②③⑥ D.②④⑤

 

4.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阴兴跟随光武帝平定天下,随从护驾恪尽职守,举荐人才不以个人好恶,得到了光武帝的认可和世人的称赞。

B. 阴兴认为自己蒙受皇上、贵人的恩宠已经非常多了,身为皇亲国戚应该知足、谦让,因此谢绝了皇帝的封赏。

C. 光武帝答应了阴兴的请求,在阴兴去世后,提拔席广为光禄勋,阴嵩为中郎将。阴嵩监管羽林军十多年。

D. 明帝认为阴兴军功显著,为人正直,仁义孝顺,于是封他的两个儿子为侯。阴兴后代相继为侯数世。

 

5. 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加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光武帝所幸之处,辄先入清宫,甚见亲信。(4分)

2)帝嘉兴之让,不夺其志。(3分)

3)至诚发中,感动左右,帝遂听之。(3分)

 

 

参考答案:

1A(躬:亲自)

2BB项的两个都是的意思A,连词,表并列,并且/连词,表修饰C…………担任/连词,因为;D项,介词,在/介词,比)

3A是世称,是明帝的话,而题干问的是全部直接体现阴兴美德的一组

4C(兴没后,帝思其言然伏见议郎席广、谒者阴嵩,并经行明深,逾于公卿,遂擢广为光禄勋,嵩为中郎将并不是答应了阴兴的请求)

5、(1)光武帝亲临的地方,(阴兴)总是事先进入清理(或清查)宫室,很受亲近信任。(2)光武帝称许阴兴谦让,没有改变他的心愿。(3)最真挚的语言发自肺腑(或内心),使左右的人都感动了(或感动了身边的人),光武帝就答应(或听从)了他。

 

 

参考译文1

阴兴字君陵,光武帝阴皇后的同母兄弟。有膂力。建武二年,为黄门侍郎,代理期门仆射,他率领武骑,随光武征伐,平定许多地方。阴兴每次随从出入,常亲手持伞盖,遮避风雨,脚踩泥涂,率先期门。凡光武亲临之处,他必先进入清宫,很受信赖。他虽然好施舍,爱交结,但门无侠客。他和同郡的张宗、上谷的鲜于裒并不相好,但知其有用,同样称其所长而推荐其任官;友人张汜、杜禽跟他很要好,但他认为二人华而少实,只给他们钱财,始终不给推荐:因此世人都赞扬他的公忠平允。

建武九年,改任侍中,赐给关内侯的爵位。光武帝后来召请阴兴,准备封赏他,把印绶都摆出来了,阴兴坚决不接受,说:我并没有冲锋陷阵之功,而一家数人都蒙恩受封,令天下人为之倾慕向往,实在是过于满溢了。我蒙皇上及贵人的深恩,富贵已经到头了,不能再加了,我诚恳地请求您不要加封。光武帝称许他的推让,遂了他的心愿。阴贵人问他什么原因,他说:您没有读过书吗?‘亢龙有悔,越是在高位越易遭灾难,这外戚之家苦于自己不知进退,嫁女就要配侯王,娶妇就盼着得公主,我心下实在不安。富贵总有个头,人应当知足,夸奢更为舆论所反对。阴贵人对这番话深有感触,自觉地克制自己,始终不替家族亲友求官求爵。十九年,任卫尉,并辅导皇太子。次年夏季,光武风眩病很重,后就以阴兴为侍中,他在云台的广室裹接受光武临终嘱托。很巧的是光武病好了,召见阴兴,想让他代替吴汉任大司马。阴兴叩头流涕,坚决辞让说:我不敢爱惜生命,衹是实在害怕损伤了圣德,不敢随便冒领高位。至诚发自肺腑,感动皇帝左右,皇帝就听从了他。

建武二十三年去世,时年三十九岁。阴兴和堂兄阴嵩平时不友好,不过敬重阴嵩的严肃有威。他病重了,皇帝亲自看望,问他政治得失及群臣胜任与否,他叩头回答说:臣下愚笨,不足以知道这一切。不过我看议郎席广、谒者阴嵩二人都有高深的学识修养,超过了公卿。阴兴死后,光武回想他的话,就提拔席广为光禄勋;阴嵩为中郎将,监领羽林军十多年,以谨慎勤敏受器重。显宗即位,任他为长乐卫尉,后改任执金吾。

明帝永平元年诏书说:已故侍中、卫尉、关内侯阴兴,管领禁军,随先帝平定天下,应以军功光荣地受到封爵奖赏,同时各位舅父也应按成例蒙受恩泽,都被阴兴推让了,安居于里巷之中。他曾辅导于我,体现了周昌般的正直,在家仁孝,也具备曾、闵等人的品行,不幸早年去世,朕十分伤悼.贤人子孙,应给予优异的待遇。现在决定:以汝南郡的鲷阳封给阴兴之子阴庆为鲷阳侯,阴庆之弟阴博为漏强侯。阴博之弟阴员、阴丹都为郎,阴庆便把家产田宅财物全部给了弟弟阴员与阴丹。明帝因为阴庆讲义让之风,提拔他为黄门侍郎。阴庆死,子阴琴继承爵位。建初五年,阴兴夫人去世,肃宗派遣五宫中郎将持节去墓地赏赐封策,追谧阴兴为翼侯。阴琴死,子阴万全继承爵位。万全死,子阴桂继承爵位。

 

 

参考译文2

阴兴,字君陵,是光烈皇后母亲的弟弟,生平臂力很强。建武二年,(他)担任黄门侍郎,(兼任)期门仆射,参与东征西伐,平定(天下)郡国。阴兴经常跟随主上出入宫廷,经常手持小盖,(为主上)遮挡风雨,手和鞋子经常会粘上污泥,(“。手臂从肘到腕的部分。泛指手臂)在期门堪为表率。光武帝临幸的地方,他就先进去清理宫室(清走闲杂人等),很被亲信。虽然他乐于施舍和结交朋友,然而门下没有好勇斗狠之人。(他)和同郡的张宗、上谷的鲜于襄关系不好,(然而)知道他们有本事(用,本事,本领),仍称赞他们的长处和他们交往。他的友人张汜、杜禽与阴兴关系很好,但是(阴兴)认为他们华而不实,只用钱财与他们交往,最终也不说什么:因此,世人称赞他忠厚公平。

光武九年,升任侍中,被赐与关内侯的爵位。皇帝和皇后召见阴兴,想给他封官,把印绶放到他面前,阴兴坚决推辞说:我没有第一个登上敌人城墙、冲锋陷阵的功劳,而一家几人一起被赐予士这一爵位,(已到了)让天下人抱怨的地步,(封赏)确实够多的了。我受到陛下、贵人很深的恩泽,富贵已经到了最顶层了,不能再变得更好了,发自内心地不想要封赏了。皇帝夸奖阴兴能推辞(富贵),不勉强他的意志。贵人问他原因,阴兴说:您没有读过《书记》吗?亢龙有悔,外戚家人受害于不知道谦和避让,(要)嫁女儿(的时候)想要配给王侯,(要)娶妻的时候就渴望公主,我的内心是在不安啊。富贵有尽头,做人应该知足。炫耀富贵更加会被看到和听到的人指责。贵人被他的言语感动,深深地弯下腰作揖(挹,通,降,上对下施礼谓之降,此处不译),醉酒没有替宗亲求取官位。光武十九年,被封为卫尉,也辅佐教导皇太子。第二年夏天,皇帝迎风头晕的毛病加重,皇后让阴兴担任侍中,(阴兴)在云台的广室接受(皇帝的)临终遗命。碰巧皇帝痊愈,召见阴兴,想让他代替吴汉做大司马。阴兴边叩头边流泪,坚决推辞说:我不敢顾惜自身,(只是这么做)确实有损您的圣德,我不能胡乱答应。其至诚发自内心,令周围的人都很感动,皇帝于是听从了他的意愿。

阴兴光武二十三年去世,当时年龄是三十九。阴兴向来和堂兄阴嵩不和睦,然而敬仰他的威严与稳重。阴兴突然大病,皇帝亲自来探视(居高临下,谓之临),向他询问国事,问他认为群臣谁贤谁不贤。阴兴顿首(古时的一种礼节,可不译)说:我十分愚昧。没有能力了解这么多。然而我看到议郎席广、谒者阴嵩,二人品行可做榜样(经,范也,即榜样),通晓大的道理(深,此处为名词),超过其他公卿。阴兴去世之后,皇帝想起他的话,于是提拔席广做光禄勋;阴嵩做了中郎将,监管羽林军十多年,以谨慎严整著称。显宗即位,拜他为长乐卫尉,又升任执金吾。

永平元年皇帝下诏说:已故侍中卫尉、关内侯兴,统领禁兵,随天子平定天下,应当以军功卓著接受封赏和爵位(封,资财也),其他国舅也一样,应当沐浴皇恩,阴兴都坚决推辞,安于在陋巷中生活。辅佐教导我,有周昌那么正直;在家仁义孝顺,有曾子、闵子的德行,不幸早年去世,我为此十分伤感。贤者的子孙,应该加以特别优待。应该拿汝南的鲖鲖阳来封他的儿子阴庆做鲷阳侯,阴庆的弟弟阴博做氵隐强侯。阴博的弟弟员、丹二人做了郎,阴庆把田地、房屋、财产全部让给了员和丹。皇帝因为阴庆能谦让,提升他为黄门侍郎。阴庆去世后,他的儿子阴琴继承官位。建初五年,阴兴的夫人去世,肃宗派五官中郎将持节杖去墓地赐予文书,追谥兴翼侯。阴琴去世,他的儿子万全继承禄位。万全去世,他的儿子阴桂继承了父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