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珠 阅读答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3-13 12:48   188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定风珠

魏继新

小镇多吊脚楼,旧称干阑。此屋沿溪而建,时传为避毒豸虫蛇而筑,人居其上,可眺山水岚雾,倒也有十分情趣。且房屋鳞次栉比,多为木柱板壁,街道为麻石路面,凹凸不平,就有了几分古香古色。镇口岩头上的老藤粗枝,盘虬错节。小镇位于深山之中,极少人来往的。村野田埂之中,常见老牛慢慢地吃草咀嚼岁月,仿佛日子也凝固了;只有小路上日子覆盖着日子,脚印覆盖着脚印。连风,也很难穿透时间凝固的墙壁,为这方圆百里唯一不通公路的小镇,送来些山外新鲜的气息。

小镇有一屠夫,生得膀粗腰圆,每日里杀头肥猪,烫了刮毛开膛,然后用担挑了,步行几十里山路,到城去卖。却也不知何故,他的猪肉极好卖。他从不要高价,也不扣斤两,所以,常常不到一个时辰,肉便卖完了。于是,便沽些酒,买些油盐柴米,顺了山路回去。当然,担子里便捎了些镇人托买的东西,或油或盐,屠夫总是把它们用信纸包好,作上记号。他虽看上去五大三粗,心却极细,从不会错,加上有的是力气,也乐此不疲,如此一来,人缘极好,镇上人把自己喂的猪,也往他那儿赶,所以,日复一日,小日子倒过得十分滋润。

屠夫有一杀猪用的案桌,矮脚宽身,是祖上传下来的,虽然开裂了,且血痕累累,年复一年,连木质也看不出了,屠夫对它,却十分钟爱,用起来也十分顺手。一日,镇上来了一老客,此人打扮倒也入乡随俗,穿了蓝布罩服,布底沿口鞋,只是银须飘飘,颇有些风骨:据云,此人乃名中医,回祖籍省亲的,偶尔也给镇上人看病。不知何故,却对屠夫的杀猪感了兴趣,一连数日,流连不去。屠夫为赶生活,杀猪时间是极早的,其时山洼里云摇着破碎的夜晚,山顶上刚流出血红的黎明,老者便来了,目不转睛地看。屠夫是个直爽人,见状,便嘿嘿地笑了,说:让老人家见笑了,我手艺不精呢。

老者微微一笑,说:你手艺倒是极好,人也不错,不过,我不是来看你杀猪的。

屠夫大奇:那你看什么呢?

老者说:我是看你案桌呢。

屠夫不解。老者问可否转让,愿出钱购买。屠夫说:区区一破桌,你愿要,便拿去吧。老者便说:那我代病家谢你了。不过,我将赔钱给你置买一新案桌。我隔七日后来取,这七日,你仍在此桌上杀猪吧。

七日后,老者至,见屠夫亦置新案桌,并言:你既为病家故,我何可让你破费,并置这新案桌送与你吧。老者大惊,急问旧案。屠夫曰:我已劈矣。且见一巨大蜈蚣,伏于案内。老者遂长叹一声,仰天曰:民风淳朴如此,我何言!

于是,老者告知屠夫:此蜈蚣伏案内,日日以猪血为食,到今日,已逾百年,取出剖开,腹内有一珠,名曰定风珠,可治百种之疾。我存有私心,怕说出来被你敲竹杠,故此未言明,谁知竟毁于一旦矣!我要这新案桌,又有何用呢?以我这等褊狭之心,如何治世救人,真让人汗颜!老夫碌碌一生,看来仍是心不达、艺不精矣!

言罢,大笑而归。

倒是屠夫,常听人言及,他到手的富贵,竟被丢了。屠夫听罢,也无懊悔,只笑曰:该来则来,该去则去,天意也。

屠夫依然每日杀猪卖肉,乐此不疲。倒是老者,闻听此言后,仰天叹曰:求不可求之求,吾何止心不达、艺不精,而且是枉读药理诗书,不如一屠夫矣!

遂摘牌罢医,不再悬壶矣。

选自《小小说精读》)

 

1、下列对小说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5分)

A.小镇屠夫也是小说的主人公,受小镇淳朴民风的熏染,他为人实诚热情,谦逊爽直,古道热肠,淡薄名利,是小镇人物的优秀代表。

B.老者看屠夫杀猪时,“山洼里云摇着破碎的夜晚,山顶上刚流出血红的黎明”,这两句景物描写极富特色,既渲染了悲凉气氛,又暗示宝珠被毁的悲惨结局。

C.这篇小说语言古雅,状景描物,言简意赅,富有地域文化特色;注重虚实结合,即在民间传说、掌故的基础上发展创新,赋予新的阐释和含义,结尾令人回味。

D.小镇屠夫每日里杀一头肥猪到城去卖,因为从不要高价,也不扣斤两,所以,常常不到一个时辰,肉便卖完了,这充分表现了城里人对小镇人人品的信任。

E.老者将给屠夫置买一新案桌,隔七日后来取杀猪旧案,且要求屠夫这七日“仍在此桌上杀猪”,这主要是怕屠夫看出破绽,取走定风珠,足见其老谋深算。

 

2、综观全文,简要分析屠夫这一人物形象。(6分)

 

3、本文多处运用对比手法描写人物,请列举两例加以赏析。(6分)

 

4、本文主要写了定风珠的故事,请探究深蕴其中的作者的情感取向。(8分)

 

 

参考答案:

1、答C3分,答A2分,答D1分,答BE不给分。(A、分析基本得当,个别用词略嫌不准。。B、这两句只是富有特色的景物描写,隐喻屠夫的职业特点,从上下文看不是“渲染了悲凉气氛”,全文也不是一个悲剧,故分析失当D、主要是对屠夫的信任,说“表现了城里人对小镇人人品的信任”,扩大了范围,而且依据不足E、让屠夫这七日“仍在此桌上杀猪”,主要是怕蜈蚣断了猪血喂养,定风珠被毁;“老谋深算”的分析也用词过重。)

2、(1)勤劳能干(“每日里杀头肥猪”,“用担挑了,步行几十里山路,到城去卖”;

2)乐于助人,人缘极好(“捎了些镇人托买的东西”,“乐此不疲”);

3)人粗心细(“把它们用信纸包好,作上记号。他虽看上去五大三粗,心却极细,从不会错”);( 4)朴实公道(“他的猪肉极好卖。他从不要高价,也不扣斤两”);(5)仗义无私(“区区一破桌,你愿要,便拿去吧。”,“你既为病家故,我何可让你破费,并置这新案桌送与你吧。”)

3、(1)将屠夫的真诚淳朴、坦荡无私与老者的谋取私利,猜疑屠夫敲竹杠的“偏狭之心”进行对比。(2)将老者的穿着、外貌等,如“打扮倒也入乡随俗,穿了蓝布罩服,布底沿口鞋,只是银须飘飘,颇有些风骨”与老者想骗取名贵中药“定风珠”的肮脏内心形成鲜明的对比。(3)老者前后的言行形成对比,如开始想蒙住屠夫购买案桌,还担心屠夫“敲竹杠”,后来“汗颜”自己“这等偏狭之心,如何治世救人”“看来仍是心不达、艺不精矣”到最后叹道“吾何止心不达、艺不精,而且是枉读药理诗书,不如一屠夫矣!”并“摘牌罢医,不再悬壶”。非常传神地表现了老者的精神蜕变。这些对比描写,不仅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突出,也让故事情节更具有可读性,而且凸显了小说的主题。

4、(1)小镇、小镇上的人们:对民风淳朴的赞美;(2)面对陌生人的索求,屠夫愿意让出自己十分钟爱的每天用得顺手的案桌:对坦荡无私品质的赞美;(3)老者购买“案桌”:对谋取私利以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多疑之心的厌弃;(4)老者面对案桌,面对屠夫时的心态:对现代都市人的心态因商品经济风潮的浸染而悄然改变的担忧,以及对我们作为人应该持有的宝贵品质应当坚守或者应当回归的期待。

试题分析:本题为开放性试题。要求根据文本谈出小说价值取向。小说中作者想传递给人们的感情取向较多。但总体上是两个方向。一是赞扬美,二是摒弃丑。美如小镇上的人们和谐关系,屠夫等小镇人的勤劳淳朴美德,小镇人对外来人的索求的慷慨。丑如老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为的内心,老者从想得到案桌之行而折射出的都市人的趋利而无所不为的举动。总之,作答此题要写出情感取向,二是要写出文本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