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二 阅读答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4-11 10:10   187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今天是星期二

蒋子龙

今天一接班我就发现住院部的气氛不对头,老护士们的脸上都笼罩替一种严肃、神秘,甚至还有点恶作剧般的神色。医院越大,秘密越多,咱新来乍到,不敢多嘴多舌,只能老老实实地听老护士们支使。

“小董,今天是星期二,快给‘特护’换衣服、换褥子!”

“小董,今天是星期二,快把一○一号病房打扫干净,尤其是那块玻璃,千万要擦干净!”

…………

这真怪了!I星期二是个什么日子?是耶稣受难,还是灶王爷上天?再说哪个一○一号瘸房?全楼就十个病房六十张床位,我怎么就没听说还有个特护病人?

“小董,你就别怔神了!”护士长把一团抹布塞到我手里,领我登上了中二楼,推开一扇写有“病人止步”四个红漆大字的玻璃门,眼前是座结构奇特的“楼外楼”:宽敞干净的圆形楼道,中间是个天井,光线充足,四周幽静。天井四周的石栏杆上摆着鲜花和盆景,围着天井有十间高级病房,编号是101l02,……直到l l O,每个病房只有一张床,电视机、沙发倒很齐全。我简直看傻了,医院里还有这样优美的胜地,真象进了一座魔宫。护士长叫我只管擦101号病房上的玻璃,还要擦得让人看不出有玻璃一样。我一边擦玻璃,一边打量那位特护病人。猛一看着实吓了一跳,这与其说是病人,还不如说是死人:全身已经萎缩,既小又干,活象个蜡人。腿上输着葡萄糖液,鼻子插着氧气管,床边还放着心脏起搏器。我耐着性子看了半天,才发现这个人确实还有口气。这是谁呀?当我分配到这个医院以后,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说这里是大医院,省里的头头都在这儿看病。医院里很多人都跟省里头头有关系,你分不清谁是谁的人,不该问的别打听。可是这一会儿我的好奇心实在憋不住了,用最小的声音悄悄问护士长:

“他是谁?

“副省长!”急性子的护士长声音象敲锣一样响,吓了我一跳,急忙冲她摆手。

“小点声。别让他听见。”

“怎么,他要坏?

“坏不了,再耗一年半载不碍事。”护士长一边麻利地替病人换被褥,一边唠叨着:“科学这么发达,有的是进口好药,进口设备,要给一个人维持一口气还不容易。”

‘‘进口好药、进口设备那么容易搞到?

“你搞不到,我搞不到,卫生局长什么药搞不到!”

这倒也对,给副省长治病卫生局长还能不下本钱!我又问:“他到底得的什么病?

“以前浑身上下都是病,现在什么病也没了。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出痛苦了,也可以说他已经死了。不,比死人多口气!”

“这已经不是人道,而是残酷了。他住院多长时间了?”

“一年多了。”

“啊?”我赶紧用胳膊堵住了自己的嘴。”

“哟,她来了!死小董,光顾跟你说话了……”护士长侧着耳朵听了听,三下五除二把病房整理好,使眼色叫我快躲进隔壁那间病房里。可能因为我是新来的,怕我嘴不严说露了馅儿,给医院惹出什么麻烦。

随着玻璃大门的一声响,楼道里传来脚步声。我隔着门上的玻璃看见医院的院长陪着一个又高又胖的老太太走过来。胖太太神情庄重,穿戴考究,一看就知道是个很有来头的人。

护士长从101号病房迎出来,笑着说:

“冯局长,您来了。”

噢,她就是卫生局长!怪不得哩……

老太太慈祥地对护士长点头微笑:“你辛苦了!”她不进病房,却站在101病房的门外边,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那位比死人多口气的人,转身问院长:“这一周来怎么样?

院长道:“挺好,病势稳当,从目前的情况看不会有什么危硷。”

“让你们费心了,不要怕花钱,你们当然会体谅我这个病人家属的心情……”

原来她就是副省长的夫人,既然来探望丈夫,为什么又不进病房呢??难怪护士长一定要把那块门上的玻璃擦得看不出有玻璃一样。

冯院长庄重的脸上带着感激的神情,又对院长嘱咐了几句,院长点着头一一答应下。站了还不到十分钟,冯局长就由院长陪着离开了。

我发懵了,急忙问护士长:“哪有看病人不进病房的呢!”

护士长撇撇嘴:“她现在需要的不是老头子这个人,而是老头子嘴里的那口气!有这口气就能住在省长的小白楼里,就能每月多拿三百多块钱……”

“这?!“我又摸不着门道了,真是医院大,奥秘也多。

 

1、下列对小说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5)

A.医院中二楼从101110十个房间都是高级病房,这里住的病人都是由卫生局长直接安排住进医院,并且都是高级领导干部,享受“特护”的待遇。

B.小董对“今天是星期二”“快把101病房打扫干净”把玻璃擦干净”的命令感到十分困惑,但出于自己新来乍到等原因而不敢多问,一一照办了。

C.冯局长来探望丈夫而不进病房,因为一年多来,她几乎每周都来,已经对丈夫的病情了如指掌,并且医院照顾非常周到,不需要她太操心。

D.院长、护士长等人对副省长的特殊治疗并非出自对他的尊敬和对病人人道主义,而是为顶头上司卫生局长的个人利益效劳,这不能全怪医院。

E.护士长说副省长“现在什么病也没了”,主要是出于对他的同情与怜悯,虽然“特护”一年多了,但他已经成为植物人,濒临死亡。

 

2、这是一篇针砭时弊的微型小说,请阐述一下小说深刻的现实意义。(6)

 

3、小说对冯局长的描写着墨并不多,但刻画得惟妙惟肖,试分析一下冯局长的人物形象?(6)

 

4、小说在很短的篇幅里表现了非常深厚的精神内容,在悬念设置、人物设计、表现手法等方面上很有特点,请选择一个方面,结合全文,陈述你的观点并作分析。(8)

 

 

参考答案:

1、(5分)答D3分,答B2分,答E1分,答AC不给分。

A“都是由卫生局长直接安排”原文没有体现E“同情与怜悯”分析错误C虚设因果。)

3、(6分)   ①小说用最“经济”的文字,精妙地勾画出了一个担任卫生局长职务的副省长夫人以权谋私、虚伪冷酷的腐败者形象。②她利用职权不惜耗费国家大量资财,来维持那个全身萎缩、腿上输液、鼻孔输氧、心跳靠起博器的副省长的残喘。她虽然每逢星期二去“看望”,但从不进病房,只隔着玻璃窗望一眼。③重要的是向医院作一通“不要怕花钱”的指示,因为她要的仅是老头子口里的那口气,凭此她就能住省长别墅区的小白楼,每月多拿几百元钱,不时接受丰厚的“贡品”,继续以“省长夫人”自居并处世。她最终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保护自己既得的利益。每答出一点给2分。意思答对即可。

4、(8分)观点一:层层设置悬念,引人入胜。小说以“我”——一个新来的护士作为叙事人,随着一天工作的而逐步展开情节。  ①“我”发现“今天”的气氛不对头,医务人员都不断强“今天是星期二”,自然产生一种悬念:“星期二是个什么日子。”②等看到病人“不如说是死人”“活象个蜡人”时,又一次设置悬念“这是谁呀?”③冯局长来了以后第三次设置悬念“哪有看病人不进病房的呢”。直至最后“我”了解真相(身为副省长夫人的冯局长不惜花重金用进药品为丈夫治病,只是想要老头子的一气。这样她就可以照样住小自楼,每月多拿三百多块钱)后,才轻松释怀。叙述者“我”始终处在一种幼稚、迷惑、不知情的位置上,这更增强作品的讽刺和批判力度。

观点二:人物设计,匠心独运。小说虽然以很大篇幅描述“我”与护士长的交谈,但目的在于陪衬冯局长,她才是小说的主要人物。①小说开头就渲染星期二这一天医院中存在的不寻常的气氛,这是为冯局长的出现做铺垫。②“我”与护士长的交谈不无诙谐地揭出了顶头上司卫生局长的老底。③冯局长出场仅从外表和几句话的描写就活生生地表现出她道貌岸然的形象。次要人物对主要人物的烘托,使文章情节更曲折,更耐人寻味,凸现了人物品质,表达了鲜明的主题,这使主要人物更加鲜明清晰。

观点三:正面描写、侧面描写相结合相得益彰。对冯局长的描写综合运用正侧面描写的手法,这突出表现了人物的性格。①冯局长出场之前的叙写,尤其是“我”与护士长的对话均为渲染烘托,属于侧面描写。②冯局长出场之后,自然是正面描写,主要通过肖像和语言的刻画表现人物的鲜明性格。③正面描写和侧面描写相结合,借揭示冯局长的形象全面而深刻地反映了改革开放之初的社会生活。这种手法让小说前后映衬,悬念迭出,从而使文章内容充实,形象丰满,感情鲜明,取得了以少胜多的表达效果。不要求面面俱到,只要能就以上任何一种观点或其他观点进行探究,即可根据观点是否明确、论述是否合理、理由是否充分酌情给分。观点明确,给2分;论述合理、理由充分,给6分。